FANDOM


HL659-47X-ACC1-20150119

事發現場為大涌橋路沙角街交界

HL659-47X

肇事巴士為九巴富豪奧林比安11米(AV277/HL659)

2015年1月19日下午六時許,一輛行走九巴47X線葵盛(東)方向的富豪奧林比安AV277/HL659)在沙田大涌橋路右轉沙角街時懷疑衝紅燈,與的士及私家車相撞後,的士再撞向一輛專綫小巴(EM2416)車尾,該車失控鏟上路中石壆及撞毀鐵欄。事發時路中心的鐵欄,亦打中後方一輛行走85A線的丹尼士三叉戟ATR241/JR8532)。的士司機送院後證實死亡,另19人受傷。[1]

意外背景

大涌橋路有多個不同的十字路口,設計為人詬病,亦經常發生交通意外。[2]事發的大涌橋路沙角街交界燈位屬一組以箭嘴及紅綠燈的組成的交通燈號(俗稱「孭仔燈」)。以事發位置大涌橋路往第一城方向的燈號為例,當綠燈亮起時,沿大涌橋路直行及右轉沙角街的車輛均可以通過。相反,箭咀燈號亮起期間,則只有沿大涌橋路直行的車輛可以通過。

雖然「孭仔燈」可方便分流交通及提醒駕駛者可優先轉彎,卻多次因駕駛者誤會燈號而發生交通意外。最嚴重的一宗發生於2010年5月17日,一輛行走新界專綫小巴65A線黃泥頭方向的豐田Coaster(KD7595)駛至大涌橋路沙田圍路交界十字路口時,懷疑有車輛衝燈,與一的士相撞後衝落行人隧道,造成1死6傷,詳見2010年沙田小巴意外[3]另外於2011年7月12日,一輛行走65S線的專綫小巴沿大涌橋路行駛,至火炭路交界繼續直行,一輛原停在火炭路的私家車誤會燈號,左轉駛入大涌橋路,導致兩車相撞,6人受傷。[4]而在2018年5月7日,距離事發現場僅約100米的獅子山隧道公路與大涌橋路交界亦再度發生誤會燈號引致的交通意外。上午6時許,一輛往廣源方向的新界專綫小巴804線豐田Coaster(HF3820)在上址與一輛往觀塘站方向的九巴89線Enviro500ATE164/LM5924)相撞。小巴翻側,10人受傷[5]

肇事車長譚坤(57歲),在1991年入職,並駕駛47X線長達15年。事發當日屬特別更,早上7時開工,曾在上午11時至下午4時間休息,出事時為他的第七轉車。

意外經過

當天下午6時許,譚氏駕駛肇事巴士(AV277/HL659)由秦石開往葵盛(東),至大涌橋路沙角街交界燈位時,因右轉燈號為紅色而短暫停下。其後譚疑看錯交通燈號,突然起步右轉,同時沿相反方向的一輛的士及一輛私家車正準備駛過燈口,兩車均收掣不及,與巴士相撞。

的士被撞後餘勢未了,打轉後再撞向一輛滿座、正開往顯徑新界專綫小巴803線豐田Coaster(EM2416)車尾。小巴失控鏟上路中石壆及撞毀鐵欄,鐵欄隨後擊中一輛尾隨47X線、正前往廣源85A丹尼士三叉戟ATR241/JR8532),該車擋風玻璃及車身損毀。

意外過後

意外中的士被撞至全車變形,陳姓的士司機重傷被夾於司機位,消防撬開車頂後將其救出,惟送院後證實不治。另外共有19人受傷,傷者包括小巴司機及乘客、的士乘客及肇事譚姓車長。譚氏在當晚以涉嫌危險駕駛導致他人死亡罪名,被警方拘捕,在1月20日獲准保釋候查。[6]

已屆17年車齡的肇事巴士(AV277/HL659)在意外後車頭嚴重損毀,隨後仍獲修復,於同年5月復出並行駛至10月2日退役。至於遭的士撞及並鏟上石壆的豐田Coaster(EM2416)則在復修後繼續行走803線,其後同樣因車齡已高而於2019年4月退役。至於被鐵欄打中的丹尼士三叉戟ATR241/JR8532)則在復修後繼續行走至2018年7月2日退役。

陳姓的士司機的遺產管理人在2017年12月19日入禀高等法院,控告肇事車長和九巴,指意外是因對方疏忽失責所引致,要求賠償。[7]

圖集

註釋及參考資料

  1. 巴士衝燈釀五車連環撞 1死19傷〉,《蘋果日報》,2015年1月20日。
  2. 大涌橋路十字路口多意外〉,《蘋果日報》,2015年1月20日。
  3. 的士猛撞撼欄打空翻 小巴飛插隧道一死兩危〉,《蘋果日報》,2010年5月18日。
  4. 探射燈:孭仔燈頻釀禍 運署漠視陷阱〉,《東方日報》,2015年7月12日。
  5. 【十字鎅豆腐】巴士撞翻綠Van十人傷 沙田大涌橋路封閉
  6. 巴士撼的士現場 孭仔燈易致混淆〉,《蘋果日報》,2015年1月20日。
  7. 大涌橋路大車禍的士司機斃命 遺產管理人控九巴及車長〉,《蘋果日報》,2017年12月19日。
除非特別說明,社區內容使用CC-BY-SA 授權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