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HA9560-66M

丹尼士飛鏢路線牌同時出現布牌與膠牌,在現時九巴車隊中已不復見

布牌Rollsign or Destination Blinds)是路線牌的一種,供乘客識別巴士所行走的路線編號及/或目的地,屬於最早期路線牌之一。

專營巴士公司將路線編號或/及目的地以油墨印製在白色牌布(早期為布質,後來改用膠質)上,然後使用滾軸將製成的牌布裝配在車頭、車尾和上車門旁邊的牌箱內。在總站開車前,車長須攪動滾軸令牌布顯示適當路線或目的地,俗稱「攪牌」。

應用

為了令乘客易於識別巴士所行走之路線及目的地,過去本港巴士普遍以牌布顯示路線資料,現時多數被操作更靈活的膠牌電牌取代。

九巴/龍運巴士

九巴第一代路線牌,是將路線號碼與目的地印製於同一幅牌布上。1970年代,九巴推行一人售票模式,除修改車門樓梯等車廂設施在巴士上的位置外,亦將牌箱內路線編號及目的地牌布分拆。從此目的地牌只顯示單一總站及放於車頭牌箱內,車長只需攪動目的地牌的滾軸,而路線編號亦以獨立形式顯示[1]。後來,路線號碼牌布更分拆成兩卷,一卷顯示號碼,另一卷顯示字母。

當時新出牌的九巴丹拿珍寶,以及改建成半駕駛艙丹拿CVG系列巴士一樣,採用目的地只放在車頭、側尾牌只顯示路線的設計。到硬質膠牌全面取代布牌前,丹拿珍寶等較舊款車型未有更換現代的三格號碼攪牌機,而九巴亦不願經常更新號碼牌布,於是索性將兩格號碼攪牌機移走。這類巴士連同其他未能顯示四位路線編號的車輛一樣,於車窗或原路線牌箱位置貼上油印的路線號碼紙。

1980年代,九巴和中巴的牌箱設計趨向統一,前者在利蘭勝利二型丹尼士喝采及隨後添置之新車的路線編號牌採用三格式布牌設計,與後者在次批珍寶巴士(LF31-105)上開始使用的布牌設計類似。

九巴路線網絡自七十年代起發展迅速,每當有一條新巴士路線推出,車廠油漆部便忙碌起來。噴漆時,由兩人監督,一份400毫升的油,一份天拿水,平均可噴五塊布,太明顯不均勻的地方要補噴。整個流程約20分鐘,十分考驗耐力和眼力。

早期九巴製作的布牌,採用「上英下中」的方式排列文字,直至90年代三菱MK空調巴士牌布與及啟德機場路線牌布,才出現「上中下英」的佈局。至於利蘭奧林比安樣板車BL1-3,因牌箱設計問題未能使用膠牌,於1990年代末期換上中下英的膠質牌布直至退役。現時,所有九巴單層巴士牌布均已被換成上中下英的格式。

九巴近代車隊中,僅除部份丹尼士飛鏢單層巴士使用牌布。2016年8月底,隨最後一輛仍使用布牌的丹尼士飛鏢(AA67/HV7025)退役,象徵布牌已於專利巴士車隊完全消失。龍運巴士旗下採用亞歷山大車身丹尼士三叉戟(已全數退役)巴士的車頭路線牌也使用牌布,而絕大部份龍運巴士轉售到九巴的丹尼士三叉戟則改裝為使用膠牌

中巴

九巴不同,早期中巴所擁有的二手雙層巴士的布牌設備佈局,將路線編號與目的地的牌布分開。中巴其後一直沿用這種設計,包括應用於全新購入的巴士。1970年代開始,中巴全新購置的巴士採用「三行路線編號牌布」,以及「車廂前端路線牌布」與「目的地路線牌」並列的設計[2]

城巴

從開業之初,布牌一直是城巴主要路線顯示方式,首批11米利蘭奧林比安(106-117)目的地牌及三格式號碼牌均採用布牌一。自次批起(118-204),巴士牌箱配備目的地布牌,以及Vultron電子數字牌,後來106-117翻新後亦採用此組合。

部份利蘭奧林比安(205-238、341-395)及富豪奧林比安(239-248、396-427)投入服務時採用Vultron數字電牌配目的地布牌,後來翻新時除部分10.4米版本(205、221-225、227、229、231、235、237-240、242-248)外,數字電牌均改用LiteVision出品,亦有部分10.4米利蘭奧林比安(206-212、217-220、226、228、232-234)車頭被換上全幅式LiteVision電牌。全數丹尼士巨龍(701-740、801-880)及部份富豪奧林比安(428-504、511-635、901-999、9000),在出牌時都採用三格式路線布牌,並將目的地與路線牌並排,側尾牌則為Vultron電牌。

隨著電牌越趨普及,加上各項翻新計劃,令車頭使用布牌的巴士逐步減少;其中428-429、702-720及801-830的車頭路線布牌及側尾Vultron電牌均由LiteVision電子數字牌取代,430則將車頭路線牌布換上Vultron電牌。所有同時採用路線編號布牌及目的地布牌的雙層巴士,均已於2014年換上電牌,只有Carlyle車身丹尼士飛鏢(1481-1490)仍沿用目的地布牌、車頭三格式路線布牌及側尾Vultron電牌,至2015年底全數退役。另外,已於2013年全數退役的捷聯車身富豪B6LE(1332-1361),亦一直使用目的地布牌、車頭四格式路線布牌及側尾LiteVision電牌。

最後期投入服務的富豪奧林比安(324-329、636-699、9001-9040)原裝配置目的地布牌及LiteVision電子數字牌,至2015年大量改用LiteVision橙牌。2016年4月底,城巴將所有配置目的地布牌及LiteVision電子數字牌的富豪奧林比安(636-679、682-683)全數封車,象徵布牌巴士全面消失於城巴專利車隊,只餘非專利315和954配備目的地布牌。最後一輛配置目的地布牌及LiteVision電子數字牌的富豪奧林比安954於2018年10月26日最後一天服役,此後城巴已全面改用電牌

來自捷達巴士的六部富豪奧林比安,車身三面均採用布牌,城巴接收初期更為其特製捷達格式布牌,後期更換成城巴款式目的地牌及LiteVision數字電牌[3]

新巴

新巴中巴接手其專營路線及大部分車隊後,曾沿用其牌布,後來為所有空調巴士及丹尼士禿鷹11米非空調(DM1-28)換上黑底黃字的新巴款式牌布。新巴於2000年代初為部分較新的二手雙層空調巴士(從中巴購入的利蘭奧林比安 LA24、富豪奧林比安 VA31-61、VA63、丹尼士禿鷹 DA57-92,及從空運貨站購入的VA65-66與DA93-96)與自行購置的丹尼士飛鏢單層巴士(2022-2042、2061-2065、2076-2094)換上電子路線牌。隨着車輛汰換,最後一輛使用布牌的富豪奧林比安 VA30於2013年1月9日最後一天服役,此後新巴已全面改用電牌

新大嶼山巴士

嶼巴於1980年代至1990年代購入的五十鈴單層巴士及丹尼士飛鏢也採用布牌(車側與車尾不設牌箱),同時把部分1970年代生產的道濟巴士換上較高身的牌箱[4](原本的路線牌相當狹長,路線編號與目的地寫於同一牌布上[5])。五十鈴巴士在目的地牌布旁裝有單幅式路線牌布,而丹尼士飛鏢則在目的地牌布旁設置三格式路線牌布。嶼巴的空調巴士已於2000年代初改用電子路線牌,並於上車門側及車尾加裝路線牌。

輕鐵接駁巴士/港鐵巴士

港鐵巴士(前身為輕鐵接駁巴士)的非空調巴士和早期購入的單層空調巴士(包括富豪B10M丹尼士飛鏢),以及港鐵接駁巴士的利蘭奧林比安空調巴士的車頭均使用牌布,惟部分雙層車款於服役後期已更換膠牌或電子路線牌。

專綫小巴/公共小巴

大部分專綫小巴公共小巴均採用布牌(行內通稱「路布」)顯示目的地。一些路線雖並非循環線,但顯示A<->B,則不用攪牌。

巴士迷文化

部份巴士迷有收集巴士牌布的習慣,部份不良巴士迷為取得該等珍貴物品,不惜盜取車廂配件,九巴牌布是其中之一。

2011年7月30日三輛行走九巴51線丹尼士飛鏢收車後停泊於元朗(東)期間被人偷去牌布。由於懷疑是被巴士迷偷去,因此引起巴士迷界的關注。[6]

圖集

註釋及參考資料

相關條目

外部連結

Disambig
為方便查詢,以下的重定向頁均會指向本頁:

牌布攪牌
除非特別說明,社區內容使用CC-BY-SA 授權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