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車遊街Empty Bus),即空車遊街[1],又稱「載空氣」[2]、「運凳」[3]或「拍蚊/拍烏蠅[4],指某巴士路線在大部分時段均「客量偏低」/「使用率偏低」(Low utilisation),車上只有極少乘客,甚至沒有乘客;反義詞為頂閘或滿座。

私牌巴士暫停服務,不會載客不同,吉車遊街的巴士仍在提供服務,照常載客。

成因

令巴士吉車遊街的主因是巴士路線對乘客吸引力過低,乘坐人數因而減少:

  • 路線與其他路線或其他交通工具(例如鐵路或小巴)重疊,而車程較慢,令乘客選擇更快的路線,例如:
    • 九巴82K線服務的地區已有其他路線及屯馬綫供乘客選擇;
    • 新巴66線與城巴66A6X260線重疊,而且路程較短但較城巴6系貴,最終前者改以兩味線行走;
    • 九巴7070X線已經分別有途經粉嶺公路270A277X線服務類似的地區,前者更需繞經大埔沙田,路線迂迴,最終兩線均停辦收場;
    • 九巴82B89S線雖擔當紓緩專綫小巴龐大客量的角色,但班次遠較小巴疏落,大部分乘客只是碰巧遇見才轉投;
    • 新巴590A線城巴629線曾經為南區「線王」級之路線,以往經常頂閘,但2016年底通車的南港島綫與之幾乎完全重疊,尤其後者車費較鐵路高昂,導致其客量一夜間暴跌。最終前者於半年後取消,後者亦於半個月內大幅縮減服務,由服務整個海洋公園營運時段,改為只設少量由中環天星碼頭往海洋公園之班次。
  • 班次疏落,令乘客不欲久等而改乘較頻密的路線,甚或其他交通工具,這更往往造成進一步趕客的惡性循環,例如:
  • 路線車資比同類或相近路線或其他交通工具昂貴,例如:
    • 龍運巴士A33系列車資曾高達$27.7,為相同服務地區之E33線($13.9)接近雙倍,因此E33線雖繞經東涌仍時常爆滿,而A33線即使直達機場,在提升為全日服務前的唯一往機場班次卻門可羅雀。[註 1]
    • 新界專綫小巴619線跟港鐵巴士K75系列路線完全重疊,但因後者設有與港鐵的轉乘優惠,導致前者經常空載,最後更停辦收場。
    • 過海隧巴692線在開辦時,雖然其票價已比其前身之一691系列路線便宜($15.3→$12.8),但仍比港鐵慢及昂貴(開辦時為$12.8 vs $11.9),令其成為一條著名的吉車遊街路線,九巴曾多次以此路線作為例子,向傳媒闡述巴士路線重組的重要性,呼籲區議會支持重組方案,最後該路線終告停辦收場。
  • 路線途經的地區於其服務時段的需求較少或路線的客源時間分佈不均,部分路線需求只集中於繁忙時間學生通學時間或假日。例如:
    • 大部分新界通勤路線於早上繁忙時間,由於乘客主要是往市區上班,而非返回新界住所,因此往市區客量龐大得幾乎班班頂閘,而入新界方向客量則可能會較少(雙向均有通勤需求的路線除外[5]),有全日過海路線更因而押後往新界方向的頭班車至早上繁忙時間過後才開出(如307673930X978線在每日延至上午10時後才開出頭班車)。
    • 乘搭來往郊區或春秋二祭的特別巴士路線的乘客多數會集合才一起上車,再加上郊區路線班次疏落,乘客多會按照時間表到巴士站乘搭編定班次(即使有加班車亦然),故該等路線經常同時間出現部份班次吉車遊街,部份班次滿載的怪象。
  • 路線的服務範圍太小,例如:
  • 新路線開辦初期欠缺宣傳(例如九巴264R線),不為人知。不少新開辦不久的路線會出現此情況,但隨著更多市民認識路線,客量會逐漸增長。
  • 路線服務質素差劣,例如經常脫班,或者營辦商採取放棄態度營運。以新界專綫小巴77A線為例,官方資料指出該路線為15-20分鐘一班,但據2012年的調查顯示實際上往往要40分鐘或以上才有一班車,致使乘客卻步,改乘其他路線[6];而新界專綫小巴405線的營辦商鈺天採取放棄態度營運路線,令脫班問題嚴重,導致客量偏低,最終改以兩味線形式營運。

班次不穩導致拖卡的情況下,尾隨的巴士在尚未超越前車時,也會容易出現此情形。

此外,亦有部份路線的主要客源在另一區域才出現,總站所在區域則另設較直接的路線,或者有大量乘客於特定中途站下車,因此造成局部地區空載的怪象:

經常吉車遊街路線

事實上所有路線均會有機會吉車遊街,以下只列出部分著名及於繁忙時間仍經常大部份路段吉車遊街的路線。較詳細的客量數據和情況可參閱該路線的條目。

部分著名及經常吉車遊街的路線
部分著名及經常吉車遊街的已取消/有線無車路線

九巴

新巴

城巴

影響

好處

  • 當巴士吉車遊街時會有較多空位,乘客能較容易找到座位坐下,旅程較為舒適。
  • 吉車遊街時由於乘客較少,故可縮短乘客在中途站上落時間,加上需要停靠的車站或因此相對減少,車長可直接「飛站」,行車時間因而縮短。
  • 遇上傳染病爆發高峰期,乘客在吉車遊街的巴士上,可以選擇跟其他乘客分隔較遠,保持社交距離,以及減少病菌或病毒透過公用設施(例如扶手)傳播他人的機會。

壞處

  • 吉車遊街會導致資源錯配,從而增加巴士公司的營運成本。
  • 吉車遊街或會令巴士公司失去營運該路線的意欲,為了節省成本而選擇陰乾甚至取消有關路線,原有乘客則因此而需久候或改乘其他交通工具。
  • 吉車遊街的巴士在道路上行走,或會增加路面負荷,同時亦加劇空氣污染以及浪費能源等環境問題。

處理方法

運輸署在《巴士路線計劃中有關調整巴士服務的指引》訂明:

如個別路線在繁忙時段最繁忙半小時內的平均載客率少於85%,或在非繁忙時段內的平均載客率低於30%,本署及專營巴士公司會考慮減少服務班次。但在某些情況下,例如該路線是為切合該地區的實際出行需要而沒有其他可替代服務(包括使用巴士轉乘[註 2],又或路線的班次在繁忙時段已定於15分鐘或以上及在非繁忙時段已定於30分鐘或以上,本署與專營巴士公司會按個別情況考慮,包括引用空調單層巴士代替雙層巴士行走,以更有效地運用巴士車輛資源,及提升巴士網絡的整體效率。

為令到資源使用得宜,如班次非頻密的路線其使用率不高(即路線的班次在繁忙及非繁忙時段只分別維持在15分鐘及30分鐘或以上,而該路線在最繁忙的一小時內的載客率仍少於50%),本署會在評估乘客所受影響及研究替代服務(包括該替代服務的服務水平及車費)後,考慮建議取消該等路線或與其他路線合併。

而巴士公司經常會在巴士路線計劃區域性巴士路線重組內提出不同建議,目的通常是減少客量偏低的路線所派出巴士的數量,包括:

目的是以減少巴士在路上吉車遊街,從而改善資源錯配的問題。而部分巴士公司和小巴營辦商甚至將某部分客量慘淡的路線私下停止派車(專營巴士則以特別路線為主),以求即時解決問題。

爭議

有巴士公司(以九巴佔絕大多數)或會派出巴士在路上空車行駛,假扮載客(即是假扮吉車遊街,因吉車遊街通常形容在正常載客時客量低)以瞞騙運輸署,亦即所謂「開鬼車」,在班次上「篤數」,希圖降低脫班率。另外,雖然經常吉車遊街的路線為數不少,但是當運輸署或巴士公司提出路線重組方案,建議修改走線甚或取消此等路線時,仍往往招致反對聲音,而經區議會審批時亦可能遭受部分區議員因只顧自己選區的選民支持,而不考慮其他持份者的看法,「山頭主義」地盲目反對重組。

圖集

Crystal Clear mimetype image.png 此圖集只存載部分與吉車遊街相關的圖片
只有有限數量、具代表性的圖片會在此圖集。如欲觀看更多圖片,請到相關圖庫頁

註釋

  1. 現時A33系列與E33線均已改經屯門赤鱲角隧道公路,並因應路程縮短而大幅減價,彼此收費差距才明顯縮小。
  2. 在2020年前,該段文字為「但接駁鐵路、切合社會需求的路線」

相關條目

Erthk-small.png
香港鐵路大典條目

參考資料

  1. 由於廣州話的「空」與「凶」發音相同且有不祥意味,故以「吉」代替「空」,即空車遊街。部份句子則以「74D遊街」形式表達。
  2. 加風續吹 九巴擬加價最少5%〉,《東方日報》,2012年4月4日。其亦被戲稱為空氣線。
  3. 特快運凳仔,香港巴士論壇。書面語也可寫成「運椅子」。
  4. 拍烏蠅即是成語「門堪羅雀」的俗稱,請參閱鐵典相關條目
  5. 屯門巴士線早上往屯門方向沒客?,香港討論區。
  6. 元朗區議會交通運輸委員會文件2013/6〉,2013年1月。
  7. 啟德郵輪碼頭有郵輪停泊時反而有機會頂閘
  8. 8.0 8.1 8.2 8.3 8.4 8.5 平日上午繁忙時間除外
  9. 平日上午繁忙時間除外,縮短至美田後出現
  10. 假日除外
  11. 平日下午繁忙時間除外
  12. 僅往兆康苑方向出現
  13. 大埔尾車禍後出現
  14. 14.0 14.1 14.2 港鐵南港島綫通車後出現
  15. 端午節時反而有機會頂閘
  16. 僅限往迪士尼樂園方向
  17. 聖誕節、元旦日凌晨反而有機會頂閘
  18. 地鐵(今港鐵將軍澳綫通車後出現
  19. 僅限下午班次
  20. 【觀塘延線通車】小巴生意料跌兩成 紅VAN推2元優惠價搶客〉,《香港01》,2016年10月23日。
  21. 僅在往嘉峰臺方向出現,往鑽石山站方向反而會滿座
  22. 港鐵屯馬綫一期通車後出現
  23. 假日除外
  24. 於2019年8月起出現,開辦初期反而出現頂閘

外部連結

Disambig.svg
為方便引用及查詢,以下的重定向頁均會指向本頁:

空車遊街載空氣空氣線運凳仔運凳運椅子拍烏蠅客量偏低客量持續偏低客量不足客量欠佳
除非另有註明,否則社區內容均使用CC-BY-SA授權條款。